内部因素和外部因素都将对我国货币政策产生重要影响,而货币政策对市场利率又有显著效用。

货币政策的外部因素

从外部因素来看

因此,如果要从根本上解决房价持续或过快上涨

早在1991年,米尔肯式杠杆资本就曾在美股市场遭遇过“滑铁卢”,也就是在这次杠杆资本“滑铁卢”之后,美股市场启动了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牛市。

人们往往会忽略导致米尔肯失败的导火索。在整个20世纪80年代,美股市场是杠杆资本购并的黄金时代,以贝恩资本为代表的基金管理人熟稔企业管理咨询,以米尔肯为代表的夹层资金擅长融资,银行系资金则因为有担保而风险可控,这可是低风险高收益的黄金投资组合。压倒这一黄金组合链条的导火索是国际油价和利率。

垃圾债券之所以高收益,是相对于利率稳定周期的高收益,假设利率开始趋升,那么垃圾债券就是杠杆组合中最脆弱的一环。整个20世纪80年代国际油价始终处于低价格区域,垃圾债券受益于能源低价格周期带来的低利率融资环境,显示出高收益低违约的优良特征。但在1989年之后,随着海湾局势紧张,国际油价完成了一次蹦极,米尔肯就是倒在了油价蹦极的高点。有意思的是,贝恩资本和kpp集团都还健在,银行系的资产危机要等到2006年,那一次倒下的杠杆资金仅仅是米尔肯式的夹层资本。

为何要回顾这段历史?关键原因是国际油价对于全球经济和资本市场具有极其重要的杠杆撬动作用。例如,美联储耶伦为何预计明年可能加息3次,了解美国基本国情的人马上就会领悟其中奥秘。看一下1988年那一届美国政府和新一届美国政府的组阁名单,就会明白油价潜在的反弹趋势,因为石油企业始终是共和党的基本拥护者。如此,耶伦预计美联储明年可能加息3次就不难理解了。

借鉴1989年至1991年的国际油价趋势,当全球石油需求侧未发生根本改变之前,依靠供给侧调节仅是催生油价反弹浪。米尔肯倒在了油价蹦极高点,但1992年之后国际油价再度归于平静,直至2002年之后中国和印度成为国际油价新的需求增长极之后,国际油价才开始步入牛市。因此本轮国际油价反弹浪类似1989年至1991年之间的国际油价反弹浪,美联储加息周期不难判断,仍将与国际油价反弹趋势相契合。

回到a股,2017年美联储加息周期预期已经明确,如果监管层放松对杠杆的监管,那么米尔肯式的前车之鉴难免会在a股市场重演。现在监管层未雨绸缪,预防杠杆资本的激进投资,无疑是给未来牛市卸去了地雷。就如1991年美股市场杠杆资本离场,1992年美股牛市启动。

高杠杆资本离开资本市场,并不意味着举牌蓝筹股趋势将结束,而是巴菲特式长线资本开始接棒,未来股权分散的蓝筹股被举牌将是常态。举牌效应对于资本市场是积极的,需要撇除的是米尔肯式的杠杆资本。

查看全部← 返回更多阅读[02-28]向松祚:危机时经济学家为何束手无策?反思自私人性[02-28]申万宏源:预计2月份新增信贷4%[02-28]中金宏观:上调20176%[02-28]财税法学研究会会长:房地产税法草案已完成2017年难[02-28]任泽平:新常态将带来资本市场新周期和新牛市[02-28]高善文:基建投资大下滑、制造业投资触底反弹与ppp有钢材价格指数情绪指数综合长材扁平材品种日期指数周环比综合58长材78扁平材38螺纹调查热轧调查冷轧调查中厚板调查品种日期指数周环比螺纹21热84冷8数据来源:钢联数据免费下载研究报告[04-03]mysteel调研:3月[04-03]mysteel:4月钢坯市场值得期待[04-03]mysteel快评:铁[04-03]mri:下游需求表现[04-02]mysteel:4月无缝[04-02]mysteel:环保[04-02]mysteel:4月[04-02]mysteel:4月更多>。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