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真正蓬勃兴旺则发轫于近年来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大背景之下,这是资管行业“去通道”化发展的迫切需要和现实选择。眼下,证券化产品规模虽日益增长,但交易活

第一,海外投资要以填补本土经济空缺或补短腿

本轮cpi弱通胀或温和通胀格局不变0%左右。由于低基数效应,年初通胀还会有小幅反弹,但全年整体通胀压力依然不大。基于世界经济疲弱的外部大环境短期很难有大改变,在我国经济正处于结构调整、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内外部需求疲弱状况很难有大改观。未来价格走势长期可能还是会走向类通缩,或者说是结构性通缩。无论消费品还是工业品,通胀都不是中国经济的主要威胁。

近期国内外一系列数据和政策变化都在强化国人的通胀预期。国内工业品价格逐步摆脱了过去55个月的通缩局面,连续三个月同比上升,3%,各类大宗商品价格下半年轮番上涨,令人瞠目结舌。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减税、扩大基建投资等政策主张,叠加美联储年内仅有的一次加息及预估2017年将三次加息,无不都在强化全球通胀压力。

那么,明年我国物价走势会如何?通胀再起的压力究竟有多大?笔者认为,我国仍面临经济下行的较大压力,价格走势依旧面临滑向通缩而非通胀的可能。无论消费品还是工业品,通胀都不是中国经济的主要威胁。

首要因素是,需求端不支持价格持续大幅走高。一方面,外需疲弱大势难改。全球经济和国际贸易尚未摆脱金融危机的深层影响,复苏乏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测20174%。另一方面,内需不足仍难改观。因人口结构变动、潜在经济增速下0%至7%的区间下限运行是大概率。随着20余省市房地产限购限贷等调控政策出台,推动经济增长的旧动力快速衰减,而新动能尚未形成,基建投资仍将成为稳增长的主要支撑。

再从货币环境看,稳健中性的基调已预示2017年货币供应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将比2016年略有放缓,很有可能边际从紧。美联储已进入谨慎、渐进加息阶段,欧央行和日央行估计也将继续推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和负利率政策,但政策边际效应递减,各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很难形成合力,对价格波动的影响程度自然也随之降低。

供给侧过剩格局也对价格上涨构成巨大压力。本轮猪周期已越过高点,猪肉价格上涨空间有限,对cpi的拉动效应将逐渐减弱。粮食市场供大于求格局不会改变,粮价处于近几年低位。过去三年,我国粮2万亿斤以上。2015年粮食连续十二年增产,2016年夏粮产量虽略有减少,但仍处于历史第二高位。小麦、早稻及主要秋粮品种都启动了托市收购,粮食库存总量处于高位。而玉米临储政策调整则会进一步确立玉米价格逐步向下的走势。加之国内外粮价倒挂格局短期难以逆转,小麦、大米等主要粮食品种价格高于国际水平,国家公布的2016年水稻和小麦最低收购价格持平或略有下降,仍将对国内粮价形成压制。

随着房地产调控叠加监管趋严,房地产市场降温趋势显著,房价后续上涨动力不足。2017年“量跌价稳”可能性更大,“房价—房租—cpi”传导效果有限,住房租金将维持在较为稳定的水平,租金价格变动对cpi的拉动作用将逐步弱化。另外,国际油价受供应持续宽松和opec限产影响有限(产量从现在水平上削减120万桶/日,相当于全球约1%的产量),估计仍将在每桶40至60美元一带徘徊,难现2016年的大幅反弹场景。

在去产能、去杠杆压力大背景下,支撑ppi回升的力度有限。调控收紧,楼市逐步降温,房地产行业面临需求萎缩的问题。因此,未来钢价及黑色金属行业ppi走势与基建投资力度及民间投资回升幅度密切相关。客观而言,基建投资进一步扩张的空间已显著收缩,且有对民间投资一定的挤出效应。未来全球经济仍将总体低迷,而美国经济弱复苏确定性较强,美元指数已突破100大关,在加息预期支撑下,预计美元在2017年仍。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